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7 June, 2012 | 一般 | (6 Reads)
Chapter。【1】 每個人的生命裡都會有一些人出現,然後消失。 我想,我也是這樣的。 Chapter。【2】 總是喜歡一些有關於荒蕪的東西。時間錯綜複雜的纏繞在那些消失了溫度的午後。陽光慵懶的舒展著纖薄的雲彩。 很喜歡巷子口的那家畫廊。總是在漫無目的的閒逛中走進去。然後看著牆面上裝飾的很漂亮的圖畫發呆。 很喜歡在畫廊最裡面牆壁上的那副畫報。錯綜複雜的線條纏繞出一個一個複雜的人體。尖叫。吶喊。伸展的雙臂誇張出一些冰冷的力度。 我也很喜歡冰冷這個詞。淡漠的。渺然的。 很多人都說我很孤僻。也許吧。 習慣性的在午後一個人走在亢長的林蔭小道,聽著CD,看著自己的影子在樹葉的陰影裡面穿梭。耳朵裡沒有了那些曾經咆哮的搖滾,現在 的,只是那些優雅的,淺淡的鋼琴細語。縈縈繞繞的纏繞出我自己的荒蕪世界。 很喜歡白色。蒼茫的充斥著整個世界。那是雪的色彩。是夢的色彩。 很多時候,我都被那些無法言語的悲傷填滿。總是習慣性的想起那些沒有了溫度的印記。暗淡的。灰黃的。潮濕在每一個冷冷的夜晚。 吸煙。喝酒。好像每一個可以傷害到自己身體的方法都是一種發洩的工具。 我不懂得疼惜自己。恨恨這樣說。阿咪這樣說。沫兒這樣說。我也這樣說。 我已經不知道要怎樣疼惜自己了。也許只能在每個每個漆黑的夜晚對著電腦碼字。一大段的沒有意義的言辭。用華麗的詞藻修飾的繁華且美麗。可是要怎麼才能告訴自己忘記呢?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早已經冰冷的溫存。 Chapter。【3】 很喜歡聽廣播劇。 喜歡聽著那個對著MIC在低沉緩慢的音樂裡訴說著別人故事的聲音。 很像是聆聽微風細雨。喧鬧的孤獨與寂靜。 每個人都害怕孤單。我也是。 那些對於自己很在乎的人和事在一點一點回憶的時間裡變的模糊。變得不清楚。那些沒有消逝掉的耳邊的聲音都已經沒有了殘存的溫度。冰冷的淚痕在臉龐落下漣漪。我們長大了。恐懼了。孤獨了。然後開始了漫無目的的逃亡之旅。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從一個十字路口前往下一個十字路口。 很喜歡小四的《天亮說晚安》。那些淺淺的故事,那些發生在每一個細枝末節裡面的淺唱,在濃重斑駁的柏油路面被摔的支離破碎。撿不起。也拾不到。 曾在論壇裡面問過這樣一個問題。悲傷是一種什麼樣子的顏色呢? 有些人回答悲傷是灰色的。他介乎於黑色和白色之間。不像黑色那麼樣的深沉。也不像白色那麼樣的荒蕪。他是一些拿不起也放不下的故事。那些故事裡面的一些人和一些事。輕輕的,又重重的。 Chapter。【4】 我不知道什麼是錦帛。我所知道的只有我自己的微光世界。 這個世界裡面只能容下一點點人和一點點事。習慣性的在和人交談的時候抱緊雙臂。習慣性的看著他們高談闊論。習慣性的不去說話。習慣性的對任何事不理不問。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慢慢的習慣裡面漸漸的變成了定律。 逃避。躲閃。 亦或是把自己藏起來。 這樣是不是就可以不再受傷了呢?這樣是不是就可以有自己的安全感了呢? 縈繞著枯葉的微風,在冬天變得刺骨。 我們總是在懷念這過去的時光。懷念那些照片裡面燦爛的笑臉。 可是。當照片因為時間遙遠變得微黃。笑臉因時光變遷變得冷酷的時候。我們在那些曾經擁有溫存的照片裡面還能體會到什麼呢。還有沒有那些淺淺的被時光印刻在樹木年輪裡面的感傷。 Chapter。【6】 在這個逐漸褪色了的天空裡面。我們就像陰暗角落裡面謾罵的靈魂一樣,被時光隱沒的沒有稜角。 獨自坐在咖啡廳最裡面的角落裡。是不是就可以看到整個世界。雖然他已經千瘡百孔。沒有了五彩,沒有了霞光。沒有了女媧用過的七彩神石。我們可以那什麼來彌補那些曾經消逝掉的時光。 昏暗的路燈投射下一點微光。我把他很小心的藏在夢裡。 然後在寂寞的音樂裡,跳起優雅的華爾茲。 Chapter。【7】 我很想再一次的問問自己。 藏起的那一點微光。是不是可以喚醒整片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