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和好些朋友一起吃飯,一起聊天,發現: 原來,我們都曾經追著傳媒夢,夢想著去做一個敏銳勇敢的記者、美麗知性的女主播、獨具慧眼的編輯,或者甜美小資的電台DJ、或者厲害的電視編導。再不就是一個簽約作家或是自由撰稿人,寫著專欄。諸如此類的理想,我們都曾夢想過,追過。後來,男生去做了生意,女生去做了教師。男人改變世界,女人改變著男人的世界觀。 我不知道從一個傳媒人到教育人的過渡是平庸了還是只是平移,是一種“退而求其次”的退縮還是一種對安逸舒適的趨向。安定,是自我吞噬的安眠藥。 學習成績不好不差,又沒有什麼特長的人會選擇報師範院校,在師範院校裡,沒有培養出什麼本領,又不知自己能幹什麼的人會去當老師。最後甚至會發現,連教師都當不上了。 之所以那麼多人喜歡傳媒業,跟做好這個行業名利雙收是有很大關係的。傳媒的很多職業,給人光鮮亮麗之感,又不失睿智挑戰,不論男女,長得美否,台前幕後都能找到合適的座位。可惜,慢慢得我們都放棄了,瞭解得越多,反是越覺得疏遠。 文章來源:可芮§Summer |駱文剛明星美女攝影部落格 | 失憶諒解備忘錄 |孤獨川陵 800天環遊世界 | 瀟籹集2011飛行手冊 |清野優風 | 鳥鳥 |《大眾文摘》 | Liss Is More |做自己的公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