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大個子低著頭俯視著又瘦又小的小不點,心中百感交集。而小不點卻沉著那嬌小的腦袋,看著空白的地面不敢抬頭仰視大個子黝黑的臉孔。他們就這樣沉默了許久,沒有一個人先開口打破這死一般的寂靜,遠遠的只能聽見風兒吹打著樹葉在空中搖曳著並伴隨著沙沙的聲音。大個子終於忍不住了,開口說道: 「小不點,我愛你。」 恐慌至極的小不點沒有抬頭看大個子,依然是低著頭,她用腳蹭了蹭地上的石子兒,輕聲地說:「我知道。」這細微的回答真的很輕很輕,只有飛過的小鳥和落葉才能聽到小不點的聲音。 大個子放大了聲音又說:「我愛你。」 小不點沒有看大個子,略微高聲地說:「我知道。」 大個子把聲音提高如同是要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曉似的吼道:「我愛你!」 小不點用此刻已經無法抑制自己的心情,憤怒地瞪著大個子回答道:「我知道!」 於是一場是有簡簡單單六個字的對白,在兩個人的嘴中流出。這個世界彷彿就只擁有那兩句話。 ——「我愛你!」 ——「我知道!」 小不點最後還是含著淚花,遠遠逃跑了。大個子看著地上小不點留下的斑斑腳印心裡不是滋味,那句「我知道!」依然在耳邊縈繞,大個子也不明白小不點到底是愛他還是不愛。可是果斷的大個子終於鼓起勇氣,踩著小不點的腳印,一路風風火火的追過去,還不忘記喊著那句:「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這裡所有擁有生命的景物都看著他們,默默祝福這一對處於邊緣的人們。可惜的是大個子並沒有追上小不點,也許是大個子人太高又有些肥,或者是大個子太粗心讓小不點給丟了呢?小不點聽見後面大個子的熱烈的表白,心中如同熊熊烈火在燃燒,她手足無措,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讓大個子給追上。小不點很聰明,繞進她兒時與大個子一起玩耍的小弄堂。當她躲在胡同的牆角後看著追得氣喘吁吁的大個子一邊抹著汗還在奮力追趕她的時候,小不點哭了,哭得很傷心,很難過。當時,她便有一種衝動要告訴大個子讓他別追了。可小不點還是沒有從牆角後面出來,眼睜睜地看著焦急萬分的大個子從那裡經過。 見大個子離開了,小不點從胡同裡繞了出去,回到了家,她回到家裡的時候外面下起了小雨。望了望安靜地躺在書桌前的電話,心想: 不知道,大個子沒追上我會怎麼樣,現在都下雨,他應該也回家了吧。他該不會打電話給我吧?。。。。。。 於是,小不點像一隻徘徊不前的小鳥,在臥室裡踱著步,最後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才決定把電話線拔了。可是當她剛躺在床上,有擔心起大個子。擔心他會不會傷心、難過。 其實,大個子和小不點從小就是玩到大的,就是人們常說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小不點因為人小,所以老是被別的孩子欺負,大個子看不過去,就為小不點強出頭,成了小不點的護花使者。可等小不點上中學,依然還是個小個子,瘦細纖弱的,就像一隻精緻可愛的袖珍花瓶。於是小不點的綽號就這樣一直流傳了下去。可是大個子呢,到了中學則是噌噌噌的往上長,而且是個魁梧的小帥伙。結果這對兒時的玩伴卻相差30來公分,不過大個子卻發現自己已經深深地愛上了小不點,雖然小不點人小,可心地善良;雖然小不點人小,可是她活潑可愛,全身上下充滿了無限的青春活力。大個子的愛已經達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連他自己也無法解釋。這樣的愛已經持續了很久,直到他們各自考進了大學,大個子才鼓起勇氣對自己心愛的人說出自己的感覺。然而,小不點也是個聰明伶俐的,她又怎麼會不曉得大個子的心意呢?可是小不點總覺得自己個子小和大個子站在一起絲毫不瞪對,所以就老躲著大個子。但大家都是鄰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小不點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逃、逃、逃。。。。。。 小不點躺在柔軟的床上絲毫沒有什麼睡意,她心裡依然掛念著大個子。其實小不點心裡有大個子,只是她不敢承認罷了。這一夜她輾轉反側,聽著簾外雨潺潺的雨聲,腦海中所出現的全是大個子的身影。第二天早晨,睡不著的小不點很早就起了床,她打開窗戶有意識地望過去,對面的窗戶緊緊地閉著,那半掩著的窗簾悠悠地拖到靠著窗戶的寫字檯上,寫字檯的主人是大個子。小不點心想:有多少個春秋我們站在窗前,說著學校裡的見聞,一起背誦單詞,一起念著美麗的小故事共同回味。可是今天,大個子你又在哪裡?在哪裡? 心中的百感交織在一塊,心裡的酸楚也隱隱作痛。小不點依然望著那窗戶,心裡既期望著主人的出現,又擔心他的出現會讓自己而尷尬。伴隨著一陣咳嗽聲,窗戶悠悠地開了,還發出「吱吱」的聲響。臉色蒼白的大個子站在窗前看見小不點,臉色微微紅起。小不點自然是尷尬萬分,慌忙地伸手就要關自家的窗戶。大個子咳了幾聲用沙啞的聲音問道:「你昨天跑哪兒了?」 小不點的手立刻縮了回去,低著頭不回答。接著又是幾聲劇烈的咳嗽聲,大個子又問道:「你到底去了哪裡?」 這聲音越發低沉,更含有悲涼的味道。小不點喃喃地說:「我。。。。。。我 。。。。。。轉進了小時後一起玩的胡同,逕直回家了。」 大個子也沉著臉,許久才自言自語道:「我真傻,怎麼沒到小胡同裡去看看呢?」 小不點看見大個子咳嗽不停便十分關切地問:「你這是怎麼了?病了嗎?」 大個子微微一笑,頗有苦中作樂的感覺。 「昨天淋了雨。這不,發燒了。」 小不點明白大個子是為了自己而病的,眼中流露的是無限的悔恨。可是她的心也是心如刀攪。 大個子又說:「你為什麼要逃跑。」 小不點微微泛紅的眼睛望了一下憔悴的大個子,略帶憤恨地說:「我不逃又該怎麼辦?」 大個子長吁一口氣,自言道:「你不逃又怎麼辦?你不逃又怎麼辦?可是我愛你!我愛你!」 小不點哭了,心裡只默念著:我知道。 「可是我們不可能在一起。」 大個子暗淡的眼睛突然發出了光芒,「為什麼?」 「你我相差太多,你應該找個比我好,比我合適的。」 大個子聽了這樣的話,竟然歇斯底里地狂笑起來。 「難道就因為那討厭的身高差距,你就要把我活生生地CANCEL掉嗎?」 「不!我。。。。。。我。。。。。。」 大個子的臉漲得通紅,問道:「你到底愛我嗎?」 「我。。。。。。你不要問我。我要關窗了。」 「小不點,你能不能不要逃避。你關了窗我就架木板爬過來。」 小不點驚異地看著大個子堅毅的臉孔,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你瘋了啊!從這裡摔下去可是會出事情的啊!」 大個子冷冷一笑,說:「你知道我什麼都做得出來。只要讓你不去逃避,我什麼事都做的出。」 小不點強忍著淚珠兒,依舊關上了窗,只期望大個子可千萬別真的爬進來。大個子是個言而有信的人,他利馬架上木板順勢要爬過來。樓下的阿姨問大個子這是幹嘛,他則依然我行我速的,弄得很多人好奇的人前來圍觀。這一場轟轟烈烈的求愛顯得有些神話,可是大個子他為爭取愛的方式的確是讓躲在窗戶裡邊的小不點所感動。小不點最終還是一把拉住在半空中搖搖晃晃的大個子,他們緊緊相擁在一起。天空中永遠迴盪著那句對白: 「我愛你!」 「我知道!」 「我愛你!」 「我知道!」 。。。。。。 大個子低著頭俯視著又瘦又小的小不點,心中百感交集。而小不點卻沉著那嬌小的腦袋,看著空白的地面不敢抬頭仰視大個子黝黑的臉孔。他們就這樣沉默了許久,沒有一個人先開口打破這死一般的寂靜,遠遠的只能聽見風兒吹打著樹葉在空中搖曳著並伴隨著沙沙的聲音。大個子終於忍不住了,開口說道: 「小不點,我愛你。」 恐慌至極的小不點沒有抬頭看大個子,依然是低著頭,她用腳蹭了蹭地上的石子兒,輕聲地說:「我知道。」這細微的回答真的很輕很輕,只有飛過的小鳥和落葉才能聽到小不點的聲音。 大個子放大了聲音又說:「我愛你。」 小不點沒有看大個子,略微高聲地說:「我知道。」 大個子把聲音提高如同是要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曉似的吼道:「我愛你!」 小不點用此刻已經無法抑制自己的心情,憤怒地瞪著大個子回答道:「我知道!」 於是一場是有簡簡單單六個字的對白,在兩個人的嘴中流出。這個世界彷彿就只擁有那兩句話。 ——「我愛你!」 ——「我知道!」 小不點最後還是含著淚花,遠遠逃跑了。大個子看著地上小不點留下的斑斑腳印心裡不是滋味,那句「我知道!」依然在耳邊縈繞,大個子也不明白小不點到底是愛他還是不愛。可是果斷的大個子終於鼓起勇氣,踩著小不點的腳印,一路風風火火的追過去,還不忘記喊著那句:「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這裡所有擁有生命的景物都看著他們,默默祝福這一對處於邊緣的人們。可惜的是大個子並沒有追上小不點,也許是大個子人太高又有些肥,或者是大個子太粗心讓小不點給丟了呢?小不點聽見後面大個子的熱烈的表白,心中如同熊熊烈火在燃燒,她手足無措,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讓大個子給追上。小不點很聰明,繞進她兒時與大個子一起玩耍的小弄堂。當她躲在胡同的牆角後看著追得氣喘吁吁的大個子一邊抹著汗還在奮力追趕她的時候,小不點哭了,哭得很傷心,很難過。當時,她便有一種衝動要告訴大個子讓他別追了。可小不點還是沒有從牆角後面出來,眼睜睜地看著焦急萬分的大個子從那裡經過。 見大個子離開了,小不點從胡同裡繞了出去,回到了家,她回到家裡的時候外面下起了小雨。望了望安靜地躺在書桌前的電話,心想: 不知道,大個子沒追上我會怎麼樣,現在都下雨,他應該也回家了吧。他該不會打電話給我吧?。。。。。。 於是,小不點像一隻徘徊不前的小鳥,在臥室裡踱著步,最後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才決定把電話線拔了。可是當她剛躺在床上,有擔心起大個子。擔心他會不會傷心、難過。 其實,大個子和小不點從小就是玩到大的,就是人們常說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小不點因為人小,所以老是被別的孩子欺負,大個子看不過去,就為小不點強出頭,成了小不點的護花使者。可等小不點上中學,依然還是個小個子,瘦細纖弱的,就像一隻精緻可愛的袖珍花瓶。於是小不點的綽號就這樣一直流傳了下去。可是大個子呢,到了中學則是噌噌噌的往上長,而且是個魁梧的小帥伙。結果這對兒時的玩伴卻相差30來公分,不過大個子卻發現自己已經深深地愛上了小不點,雖然小不點人小,可心地善良;雖然小不點人小,可是她活潑可愛,全身上下充滿了無限的青春活力。大個子的愛已經達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連他自己也無法解釋。這樣的愛已經持續了很久,直到他們各自考進了大學,大個子才鼓起勇氣對自己心愛的人說出自己的感覺。然而,小不點也是個聰明伶俐的,她又怎麼會不曉得大個子的心意呢?可是小不點總覺得自己個子小和大個子站在一起絲毫不瞪對,所以就老躲著大個子。但大家都是鄰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小不點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逃、逃、逃。。。。。。 小不點躺在柔軟的床上絲毫沒有什麼睡意,她心裡依然掛念著大個子。其實小不點心裡有大個子,只是她不敢承認罷了。這一夜她輾轉反側,聽著簾外雨潺潺的雨聲,腦海中所出現的全是大個子的身影。第二天早晨,睡不著的小不點很早就起了床,她打開窗戶有意識地望過去,對面的窗戶緊緊地閉著,那半掩著的窗簾悠悠地拖到靠著窗戶的寫字檯上,寫字檯的主人是大個子。小不點心想:有多少個春秋我們站在窗前,說著學校裡的見聞,一起背誦單詞,一起念著美麗的小故事共同回味。可是今天,大個子你又在哪裡?在哪裡? 心中的百感交織在一塊,心裡的酸楚也隱隱作痛。小不點依然望著那窗戶,心裡既期望著主人的出現,又擔心他的出現會讓自己而尷尬。伴隨著一陣咳嗽聲,窗戶悠悠地開了,還發出「吱吱」的聲響。臉色蒼白的大個子站在窗前看見小不點,臉色微微紅起。小不點自然是尷尬萬分,慌忙地伸手就要關自家的窗戶。大個子咳了幾聲用沙啞的聲音問道:「你昨天跑哪兒了?」 小不點的手立刻縮了回去,低著頭不回答。接著又是幾聲劇烈的咳嗽聲,大個子又問道:「你到底去了哪裡?」 這聲音越發低沉,更含有悲涼的味道。小不點喃喃地說: 「我。。。。。。我 。。。。。。轉進了小時後一起玩的胡同,逕直回家了。」 大個子也沉著臉,許久才自言自語道:「我真傻,怎麼沒到小胡同裡去看看呢?」 小不點看見大個子咳嗽不停便十分關切地問:「你這是怎麼了?病了嗎?」 大個子微微一笑,頗有苦中作樂的感覺。 「昨天淋了雨。這不,發燒了。」 小不點明白大個子是為了自己而病的,眼中流露的是無限的悔恨。可是她的心也是心如刀攪。 大個子又說:「你為什麼要逃跑。」 小不點微微泛紅的眼睛望了一下憔悴的大個子,略帶憤恨地說:「我不逃又該怎麼辦?」 大個子長吁一口氣,自言道:「你不逃又怎麼辦?你不逃又怎麼辦?可是我愛你!我愛你!」 小不點哭了,心裡只默念著:我知道。 「可是我們不可能在一起。」 大個子暗淡的眼睛突然發出了光芒,「為什麼?」 「你我相差太多,你應該找個比我好,比我合適的。」 大個子聽了這樣的話,竟然歇斯底里地狂笑起來。 「難道就因為那討厭的身高差距,你就要把我活生生地CANCEL掉嗎?」 「不!我。。。。。。我。。。。。。」 大個子的臉漲得通紅,問道:「你到底愛我嗎?」 「我。。。。。。你不要問我。我要關窗了。」 「小不點,你能不能不要逃避。你關了窗我就架木板爬過來。」 小不點驚異地看著大個子堅毅的臉孔,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你瘋了啊!從這裡摔下去可是會出事情的啊!」 大個子冷冷一笑,說:「你知道我什麼都做得出來。只要讓你不去逃避,我什麼事都做的出。」 小不點強忍著淚珠兒,依舊關上了窗,只期望大個子可千萬別真的爬進來。大個子是個言而有信的人,他利馬架上木板順勢要爬過來。樓下的阿姨問大個子這是幹嘛,他則依然我行我速的,弄得很多人好奇的人前來圍觀。這一場轟轟烈烈的求愛顯得有些神話,可是大個子他為爭取愛的方式的確是讓躲在窗戶裡邊的小不點所感動。小不點最終還是一把拉住在半空中搖搖晃晃的大個子,他們緊緊相擁在一起。天空中永遠迴盪著那句對白: 「我愛你!」 「我知道!」 「我愛你!」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