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在他的QQ列表裡,你有一個專屬的分組,他對你是隱身可見,當你上線時,電腦的右下角會彈出你的頭像。 在他空間裡,你是唯一一個在特別關心的好友,他每次進空間都會看你的頭像有沒有出現在最近訪客裡,他的每一條心情都是在為你而寫,都會留下愛你的痕跡。 他的博客名稱是你名字的延深,博客的用戶名是你們的紀念日期,播客裡的視頻是他為你做的電子相冊,播放器裡放的是屬於你們的歌,每一篇博文都寫滿了對你的思念。 他最喜歡穿的是你送的衣服,你送的錢包隨時帶在身上,錢包裡夾著你的照片,他工資卡有個副卡,密碼是你最常用的密碼。 他每個月都會用一個陌生的電話撥通你的手機但不說話,聽見簡單的幾個“喂…喂…喂……”都會讓他激動,因為是你的聲音。 他看火影看的不是裡面激勵的打鬥場面,看的是鳴人的意志——通過自己不斷的努力為了得到某些人的認可。 他有點成就時想你和他共享,他遇到困難時最希望得到的是你的支持,他累時也想借你的肩膀靠一下。 他每天都做著基本相同的夢,因為他相信:是夢,就會有成真的一天~~~

| 4 April, 2013 | 一般 | (8 Reads)
一年夏末,我們去了常寧宮。下午到時,暮色已降臨了,晚飯後,在朦朦的暮色中,我們去湖邊轉了轉。湖水清清的,深綠深綠,周圍有各種綠綠的樹木,加上湖邊潮濕的空氣,使那兒美麗而幽靜。 第二天清晨,院子裡空氣新鮮,太陽還沒有升起,四週一片寂靜。各種各樣的樹靜靜地站著,它們靜靜地看著我們,就像我們靜靜地看著它們。我們站的地方是一個高高的?,?的下面是一條小河,河水很清的,站在高高?上,能清楚看見河裡的沙石,河裡不時傳來片片蛙聲,雖然這兒沒有“稻花香裡說豐年,聽取蛙聲片片。”可這兒卻有一片片金黃的麥子正在收割著。那兒有一座不太高的山,山上有一個亭子,踩著青石板的山路,我們上山去。在下山的一個拐彎處,豎著一塊青色的半人高的石頭,石頭上已經讓祈福平安的人們摸得光滑,閃著石頭光滑的色彩。 在蔣介石和宋美玲居住的房屋前的院子裡,有一棵高大的桂花樹,那時是六月,桂花樹上是濃密的綠葉,桂花樹亭亭玉立地站在院子裡,讓人覺得整個院子充滿生機,雖然這個院子的主人早已離開了。桂花要等到八月開,我們只能想著桂花的美麗,金黃金黃一樹美麗的桂花,桂花的芳香一直飄向遠方,飄到?下的小河裡,清清的河水帶著桂花的香味一直流向遠方。河邊洗衣的女孩聞著桂花的香,用帶著桂花香的水洗出一件件桂花香的衣服。 多希望現在是八月份,我們要站在樹下,欣賞桂花的美麗,桂花金黃的顏色,桂花的芳香。多少年前,一位美麗的女人曾經站在桂花樹下,看著美麗的桂花。想像著我們可以像那位美麗的女人一樣,在到處處瀰漫著的桂花香裡,看著開得滿樹燦爛的桂花。 中午,當我們出從屋裡出來時,外面的雨已經下得很大。連綿不斷的雨下了整整下了一個星期,每天我們都在等著雨過天晴,將這個美麗園林看完,可等我們走的那個上午大雨還在不斷地地下著,我們是坐在車裡冒著大雨回的家,回家的第二天天就晴了,而且艷陽高照。 我們的心裡只有一個雨霧朦朦的常寧宮,還有一棵八月開的美麗的桂花樹,和那位樹下曾經站著的美麗女人。

| 14 July, 2012 | 一般 | (4 Reads)
  高分幾時有,無語問青天。   此次又未及格,怎去面家嚴?   我欲退學不念,又怕父責母怨,   幾年白流汗。學習成績差,   何況在重點。   三分耕,一分獲,夜無眠。   也應有恨,誰說我意志不堅。   月有陰晴圓缺,生有成績優劣,   此事古難全。   但願發奮後,名在孫山前。

| 9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黑粗手    作者 塗湘奇(塗相奇) 我把手揣在懷裡 “呀”手露出來了 驚飛了一大群鳥雀 我把手揣在懷裡 “呀”手露出來了 我的戀人推開我離去 我把我的手戴上手套 “呀”手露出來了 招待員把一隻茶杯打落 我的黑粗手 我佈滿雙繭的黑粗手 我把它扔到了牆角 (塗湘奇作於浙江龍灣甌江QQ407973408)

| 7 June, 2012 | 一般 | (6 Reads)
Chapter。【1】 每個人的生命裡都會有一些人出現,然後消失。 我想,我也是這樣的。 Chapter。【2】 總是喜歡一些有關於荒蕪的東西。時間錯綜複雜的纏繞在那些消失了溫度的午後。陽光慵懶的舒展著纖薄的雲彩。 很喜歡巷子口的那家畫廊。總是在漫無目的的閒逛中走進去。然後看著牆面上裝飾的很漂亮的圖畫發呆。 很喜歡在畫廊最裡面牆壁上的那副畫報。錯綜複雜的線條纏繞出一個一個複雜的人體。尖叫。吶喊。伸展的雙臂誇張出一些冰冷的力度。 我也很喜歡冰冷這個詞。淡漠的。渺然的。 很多人都說我很孤僻。也許吧。 習慣性的在午後一個人走在亢長的林蔭小道,聽著CD,看著自己的影子在樹葉的陰影裡面穿梭。耳朵裡沒有了那些曾經咆哮的搖滾,現在 的,只是那些優雅的,淺淡的鋼琴細語。縈縈繞繞的纏繞出我自己的荒蕪世界。 很喜歡白色。蒼茫的充斥著整個世界。那是雪的色彩。是夢的色彩。 很多時候,我都被那些無法言語的悲傷填滿。總是習慣性的想起那些沒有了溫度的印記。暗淡的。灰黃的。潮濕在每一個冷冷的夜晚。 吸煙。喝酒。好像每一個可以傷害到自己身體的方法都是一種發洩的工具。 我不懂得疼惜自己。恨恨這樣說。阿咪這樣說。沫兒這樣說。我也這樣說。 我已經不知道要怎樣疼惜自己了。也許只能在每個每個漆黑的夜晚對著電腦碼字。一大段的沒有意義的言辭。用華麗的詞藻修飾的繁華且美麗。可是要怎麼才能告訴自己忘記呢?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早已經冰冷的溫存。 Chapter。【3】 很喜歡聽廣播劇。 喜歡聽著那個對著MIC在低沉緩慢的音樂裡訴說著別人故事的聲音。 很像是聆聽微風細雨。喧鬧的孤獨與寂靜。 每個人都害怕孤單。我也是。 那些對於自己很在乎的人和事在一點一點回憶的時間裡變的模糊。變得不清楚。那些沒有消逝掉的耳邊的聲音都已經沒有了殘存的溫度。冰冷的淚痕在臉龐落下漣漪。我們長大了。恐懼了。孤獨了。然後開始了漫無目的的逃亡之旅。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從一個十字路口前往下一個十字路口。 很喜歡小四的《天亮說晚安》。那些淺淺的故事,那些發生在每一個細枝末節裡面的淺唱,在濃重斑駁的柏油路面被摔的支離破碎。撿不起。也拾不到。 曾在論壇裡面問過這樣一個問題。悲傷是一種什麼樣子的顏色呢? 有些人回答悲傷是灰色的。他介乎於黑色和白色之間。不像黑色那麼樣的深沉。也不像白色那麼樣的荒蕪。他是一些拿不起也放不下的故事。那些故事裡面的一些人和一些事。輕輕的,又重重的。 Chapter。【4】 我不知道什麼是錦帛。我所知道的只有我自己的微光世界。 這個世界裡面只能容下一點點人和一點點事。習慣性的在和人交談的時候抱緊雙臂。習慣性的看著他們高談闊論。習慣性的不去說話。習慣性的對任何事不理不問。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慢慢的習慣裡面漸漸的變成了定律。 逃避。躲閃。 亦或是把自己藏起來。 這樣是不是就可以不再受傷了呢?這樣是不是就可以有自己的安全感了呢? 縈繞著枯葉的微風,在冬天變得刺骨。 我們總是在懷念這過去的時光。懷念那些照片裡面燦爛的笑臉。 可是。當照片因為時間遙遠變得微黃。笑臉因時光變遷變得冷酷的時候。我們在那些曾經擁有溫存的照片裡面還能體會到什麼呢。還有沒有那些淺淺的被時光印刻在樹木年輪裡面的感傷。 Chapter。【6】 在這個逐漸褪色了的天空裡面。我們就像陰暗角落裡面謾罵的靈魂一樣,被時光隱沒的沒有稜角。 獨自坐在咖啡廳最裡面的角落裡。是不是就可以看到整個世界。雖然他已經千瘡百孔。沒有了五彩,沒有了霞光。沒有了女媧用過的七彩神石。我們可以那什麼來彌補那些曾經消逝掉的時光。 昏暗的路燈投射下一點微光。我把他很小心的藏在夢裡。 然後在寂寞的音樂裡,跳起優雅的華爾茲。 Chapter。【7】 我很想再一次的問問自己。 藏起的那一點微光。是不是可以喚醒整片世界。

| 2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和好些朋友一起吃飯,一起聊天,發現: 原來,我們都曾經追著傳媒夢,夢想著去做一個敏銳勇敢的記者、美麗知性的女主播、獨具慧眼的編輯,或者甜美小資的電台DJ、或者厲害的電視編導。再不就是一個簽約作家或是自由撰稿人,寫著專欄。諸如此類的理想,我們都曾夢想過,追過。後來,男生去做了生意,女生去做了教師。男人改變世界,女人改變著男人的世界觀。 我不知道從一個傳媒人到教育人的過渡是平庸了還是只是平移,是一種“退而求其次”的退縮還是一種對安逸舒適的趨向。安定,是自我吞噬的安眠藥。 學習成績不好不差,又沒有什麼特長的人會選擇報師範院校,在師範院校裡,沒有培養出什麼本領,又不知自己能幹什麼的人會去當老師。最後甚至會發現,連教師都當不上了。 之所以那麼多人喜歡傳媒業,跟做好這個行業名利雙收是有很大關係的。傳媒的很多職業,給人光鮮亮麗之感,又不失睿智挑戰,不論男女,長得美否,台前幕後都能找到合適的座位。可惜,慢慢得我們都放棄了,瞭解得越多,反是越覺得疏遠。 文章來源:可芮§Summer |駱文剛明星美女攝影部落格 | 失憶諒解備忘錄 |孤獨川陵 800天環遊世界 | 瀟籹集2011飛行手冊 |清野優風 | 鳥鳥 |《大眾文摘》 | Liss Is More |做自己的公主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和好些朋友一起吃飯,一起聊天,發現: 原來,我們都曾經追著傳媒夢,夢想著去做一個敏銳勇敢的記者、美麗知性的女主播、獨具慧眼的編輯,或者甜美小資的電台DJ、或者厲害的電視編導。再不就是一個簽約作家或是自由撰稿人,寫著專欄。諸如此類的理想,我們都曾夢想過,追過。後來,男生去做了生意,女生去做了教師。男人改變世界,女人改變著男人的世界觀。 我不知道從一個傳媒人到教育人的過渡是平庸了還是只是平移,是一種“退而求其次”的退縮還是一種對安逸舒適的趨向。安定,是自我吞噬的安眠藥。 學習成績不好不差,又沒有什麼特長的人會選擇報師範院校,在師範院校裡,沒有培養出什麼本領,又不知自己能幹什麼的人會去當老師。最後甚至會發現,連教師都當不上了。 之所以那麼多人喜歡傳媒業,跟做好這個行業名利雙收是有很大關係的。傳媒的很多職業,給人光鮮亮麗之感,又不失睿智挑戰,不論男女,長得美否,台前幕後都能找到合適的座位。可惜,慢慢得我們都放棄了,瞭解得越多,反是越覺得疏遠。 文章來源:再見太陽花 |梁伊然小阿米 | 瑪麗的繽紛世界 |幸福從快樂開始 | Lynn分享~^o^ |Behind the News | 星座視頻營的部落格 |張繼合的BLOG | 龍燦部落格 |健康女郎的部落格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在我的小院子裡還長著兩棵楓樹,這兩棵楓樹是我和清特地從老家的深山裡挖來的。記得那日,我與清散步於老家的山崗上的小道上,不經意間發現這兩棵楓樹。準確的講不是兩棵應該是一棵,就是一個樹兜上長了兩棵楓樹苗,兩顆苗及標緻大小又一樣,也一樣高。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孿生”樹苗。我們就用車子將楓樹苗帶到家,然後又小心翼翼移栽好。我小心的呵護著,幾年下來,標緻的楓樹苗已經長成了很“帥氣”的大楓樹了。 記得春天來的時候,楓樹掛滿鵝黃般的嫩芽,看見那隱隱的淡綠,給正在冬天徘徊的人們新的希望。 夏天,楓樹綠蔭華蓋,遮陰蔽日,使得我的小院子增添了許多的涼意。 秋天,楓樹上掛滿美麗的楓葉,葉子的顏色也隨著初秋到深秋慢慢變化著它們的色彩,從淡黃到深黃,再就慢慢變成淡紅,最後便成深紅。 到了秋末冬初,美麗的葉兒跳著淒美的舞蹈依依惜別大樹。一夜北風後,早上起來就看見厚厚的一層紅楓葉,層層疊疊的鋪滿我的庭院,腳踏上去,吱吱的響,似乎在向大地訴說它們對楓樹的依戀之情。 看見一片片楓葉從樹上輕輕飄落於地,那種感覺既充滿惋惜,也充滿了欣慰。艷麗的楓葉乾淨的從樹上落下來,我最不願意看到人們用骯髒的腳去踐踏它們,覺得那是踐踏楓魂。我會小心翼翼將它們掃在一塊兒,親手點燃將它們集體焚燒。焚燒楓葉的過程既是心疼的時候也可以享受片刻。我心疼那些美麗的葉兒,可又有什麼辦法留住它們呢?即便收藏幾片也只有幾片啊,那成千上萬的葉兒總該有個歸屬的,為了世俗的人們不踐踏它們乾淨的靈魂,只好忍痛將它們燒了。楓葉焚燒時煙霧不多,但淡淡的輕煙裡充滿了神奇的香味,那種香味真的叫人心曠神怡。我靜靜地獨自享受楓葉給我帶來的純粹香氣。 楓葉是燒了,楓樹卻仍然挺立在寒風中。沒有楓葉呵護的楓樹是寂寞的,孤獨的,但也是堅強的。它們絲毫沒有畏懼感,堅強的挺立在凜冽的寒風裡。它們堅信:只有耐得住寂寞,熬得過嚴寒的生命才活得更精彩。 楓樹的四季輪換,給我冷清的生活帶來勃勃生機,楓葉的淒美,喚起我對萬千生命的悲憫情懷,楓樹的堅韌,讓我更加領悟生命的深層內涵。可是,前幾日,楓樹卻倒了! 近日,經大家集體研究後,計劃在我所在的山莊修一條路,此路直通我的小庭院。說實在的,我真的不想修路,要修路的話早就修了。我習慣過安靜的生活,路不通車,車子無法抵達我的院子,自然少了許多來訪者,我倒樂得清靜。但大勢所趨,和我住在一起的二位鄰居實在是過膩了這“世外桃源”的生活,大刀闊斧,一定得將路修好,我無法抗住“民意”,只好同意修了。 修此路首要之事就是要毀掉我的小花園,可惜呢。我只好將蘭花等好幾種名貴花種移栽在別處,還有幾棵長的喜人的常青樹,一棵桂花樹都得移走。這批花草樹木只不過是移栽別處,倒也無妨,我還是可以看見它們,最可惜就是那兩棵楓樹了。 楓樹所在的位置正處在新開的路的中間,要修路,不得不挖掉這一對“孿生兄弟”。我本想給它們找一個好的出處,無奈楓樹很大了,可能很難移栽活,整個院子也沒有那麼合適的地方移栽它們了。我只好忍痛看見挖土機推倒了它們。挖土機來了,楓樹倒了,倒下的楓樹上還掛滿綠色的嫩葉、、、、、、 這棵難得的“孿生”楓樹被推倒了,朋友說:你哪有那麼多的感慨,楓樹挖了,讓你的院子更加敞亮。她哪裡知道我內心深處對楓樹的那種深切眷戀啊! 文章來源:我的秘密城堡 |兆億十堰環保科技 | 我心飛翔 |郭燦金:獨持偏見 | 癢癢家的生活圖堆 |健康相伴——部落格 | 呂燕的BLOG |李光斗品牌部落格 | BuzzMachine |遊遍雲南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大個子低著頭俯視著又瘦又小的小不點,心中百感交集。而小不點卻沉著那嬌小的腦袋,看著空白的地面不敢抬頭仰視大個子黝黑的臉孔。他們就這樣沉默了許久,沒有一個人先開口打破這死一般的寂靜,遠遠的只能聽見風兒吹打著樹葉在空中搖曳著並伴隨著沙沙的聲音。大個子終於忍不住了,開口說道: 「小不點,我愛你。」 恐慌至極的小不點沒有抬頭看大個子,依然是低著頭,她用腳蹭了蹭地上的石子兒,輕聲地說:「我知道。」這細微的回答真的很輕很輕,只有飛過的小鳥和落葉才能聽到小不點的聲音。 大個子放大了聲音又說:「我愛你。」 小不點沒有看大個子,略微高聲地說:「我知道。」 大個子把聲音提高如同是要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曉似的吼道:「我愛你!」 小不點用此刻已經無法抑制自己的心情,憤怒地瞪著大個子回答道:「我知道!」 於是一場是有簡簡單單六個字的對白,在兩個人的嘴中流出。這個世界彷彿就只擁有那兩句話。 ——「我愛你!」 ——「我知道!」 小不點最後還是含著淚花,遠遠逃跑了。大個子看著地上小不點留下的斑斑腳印心裡不是滋味,那句「我知道!」依然在耳邊縈繞,大個子也不明白小不點到底是愛他還是不愛。可是果斷的大個子終於鼓起勇氣,踩著小不點的腳印,一路風風火火的追過去,還不忘記喊著那句:「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這裡所有擁有生命的景物都看著他們,默默祝福這一對處於邊緣的人們。可惜的是大個子並沒有追上小不點,也許是大個子人太高又有些肥,或者是大個子太粗心讓小不點給丟了呢?小不點聽見後面大個子的熱烈的表白,心中如同熊熊烈火在燃燒,她手足無措,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讓大個子給追上。小不點很聰明,繞進她兒時與大個子一起玩耍的小弄堂。當她躲在胡同的牆角後看著追得氣喘吁吁的大個子一邊抹著汗還在奮力追趕她的時候,小不點哭了,哭得很傷心,很難過。當時,她便有一種衝動要告訴大個子讓他別追了。可小不點還是沒有從牆角後面出來,眼睜睜地看著焦急萬分的大個子從那裡經過。 見大個子離開了,小不點從胡同裡繞了出去,回到了家,她回到家裡的時候外面下起了小雨。望了望安靜地躺在書桌前的電話,心想: 不知道,大個子沒追上我會怎麼樣,現在都下雨,他應該也回家了吧。他該不會打電話給我吧?。。。。。。 於是,小不點像一隻徘徊不前的小鳥,在臥室裡踱著步,最後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才決定把電話線拔了。可是當她剛躺在床上,有擔心起大個子。擔心他會不會傷心、難過。 其實,大個子和小不點從小就是玩到大的,就是人們常說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小不點因為人小,所以老是被別的孩子欺負,大個子看不過去,就為小不點強出頭,成了小不點的護花使者。可等小不點上中學,依然還是個小個子,瘦細纖弱的,就像一隻精緻可愛的袖珍花瓶。於是小不點的綽號就這樣一直流傳了下去。可是大個子呢,到了中學則是噌噌噌的往上長,而且是個魁梧的小帥伙。結果這對兒時的玩伴卻相差30來公分,不過大個子卻發現自己已經深深地愛上了小不點,雖然小不點人小,可心地善良;雖然小不點人小,可是她活潑可愛,全身上下充滿了無限的青春活力。大個子的愛已經達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連他自己也無法解釋。這樣的愛已經持續了很久,直到他們各自考進了大學,大個子才鼓起勇氣對自己心愛的人說出自己的感覺。然而,小不點也是個聰明伶俐的,她又怎麼會不曉得大個子的心意呢?可是小不點總覺得自己個子小和大個子站在一起絲毫不瞪對,所以就老躲著大個子。但大家都是鄰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小不點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逃、逃、逃。。。。。。 小不點躺在柔軟的床上絲毫沒有什麼睡意,她心裡依然掛念著大個子。其實小不點心裡有大個子,只是她不敢承認罷了。這一夜她輾轉反側,聽著簾外雨潺潺的雨聲,腦海中所出現的全是大個子的身影。第二天早晨,睡不著的小不點很早就起了床,她打開窗戶有意識地望過去,對面的窗戶緊緊地閉著,那半掩著的窗簾悠悠地拖到靠著窗戶的寫字檯上,寫字檯的主人是大個子。小不點心想:有多少個春秋我們站在窗前,說著學校裡的見聞,一起背誦單詞,一起念著美麗的小故事共同回味。可是今天,大個子你又在哪裡?在哪裡? 心中的百感交織在一塊,心裡的酸楚也隱隱作痛。小不點依然望著那窗戶,心裡既期望著主人的出現,又擔心他的出現會讓自己而尷尬。伴隨著一陣咳嗽聲,窗戶悠悠地開了,還發出「吱吱」的聲響。臉色蒼白的大個子站在窗前看見小不點,臉色微微紅起。小不點自然是尷尬萬分,慌忙地伸手就要關自家的窗戶。大個子咳了幾聲用沙啞的聲音問道:「你昨天跑哪兒了?」 小不點的手立刻縮了回去,低著頭不回答。接著又是幾聲劇烈的咳嗽聲,大個子又問道:「你到底去了哪裡?」 這聲音越發低沉,更含有悲涼的味道。小不點喃喃地說:「我。。。。。。我 。。。。。。轉進了小時後一起玩的胡同,逕直回家了。」 大個子也沉著臉,許久才自言自語道:「我真傻,怎麼沒到小胡同裡去看看呢?」 小不點看見大個子咳嗽不停便十分關切地問:「你這是怎麼了?病了嗎?」 大個子微微一笑,頗有苦中作樂的感覺。 「昨天淋了雨。這不,發燒了。」 小不點明白大個子是為了自己而病的,眼中流露的是無限的悔恨。可是她的心也是心如刀攪。 大個子又說:「你為什麼要逃跑。」 小不點微微泛紅的眼睛望了一下憔悴的大個子,略帶憤恨地說:「我不逃又該怎麼辦?」 大個子長吁一口氣,自言道:「你不逃又怎麼辦?你不逃又怎麼辦?可是我愛你!我愛你!」 小不點哭了,心裡只默念著:我知道。 「可是我們不可能在一起。」 大個子暗淡的眼睛突然發出了光芒,「為什麼?」 「你我相差太多,你應該找個比我好,比我合適的。」 大個子聽了這樣的話,竟然歇斯底里地狂笑起來。 「難道就因為那討厭的身高差距,你就要把我活生生地CANCEL掉嗎?」 「不!我。。。。。。我。。。。。。」 大個子的臉漲得通紅,問道:「你到底愛我嗎?」 「我。。。。。。你不要問我。我要關窗了。」 「小不點,你能不能不要逃避。你關了窗我就架木板爬過來。」 小不點驚異地看著大個子堅毅的臉孔,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你瘋了啊!從這裡摔下去可是會出事情的啊!」 大個子冷冷一笑,說:「你知道我什麼都做得出來。只要讓你不去逃避,我什麼事都做的出。」 小不點強忍著淚珠兒,依舊關上了窗,只期望大個子可千萬別真的爬進來。大個子是個言而有信的人,他利馬架上木板順勢要爬過來。樓下的阿姨問大個子這是幹嘛,他則依然我行我速的,弄得很多人好奇的人前來圍觀。這一場轟轟烈烈的求愛顯得有些神話,可是大個子他為爭取愛的方式的確是讓躲在窗戶裡邊的小不點所感動。小不點最終還是一把拉住在半空中搖搖晃晃的大個子,他們緊緊相擁在一起。天空中永遠迴盪著那句對白: 「我愛你!」 「我知道!」 「我愛你!」 「我知道!」 。。。。。。 大個子低著頭俯視著又瘦又小的小不點,心中百感交集。而小不點卻沉著那嬌小的腦袋,看著空白的地面不敢抬頭仰視大個子黝黑的臉孔。他們就這樣沉默了許久,沒有一個人先開口打破這死一般的寂靜,遠遠的只能聽見風兒吹打著樹葉在空中搖曳著並伴隨著沙沙的聲音。大個子終於忍不住了,開口說道: 「小不點,我愛你。」 恐慌至極的小不點沒有抬頭看大個子,依然是低著頭,她用腳蹭了蹭地上的石子兒,輕聲地說:「我知道。」這細微的回答真的很輕很輕,只有飛過的小鳥和落葉才能聽到小不點的聲音。 大個子放大了聲音又說:「我愛你。」 小不點沒有看大個子,略微高聲地說:「我知道。」 大個子把聲音提高如同是要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曉似的吼道:「我愛你!」 小不點用此刻已經無法抑制自己的心情,憤怒地瞪著大個子回答道:「我知道!」 於是一場是有簡簡單單六個字的對白,在兩個人的嘴中流出。這個世界彷彿就只擁有那兩句話。 ——「我愛你!」 ——「我知道!」 小不點最後還是含著淚花,遠遠逃跑了。大個子看著地上小不點留下的斑斑腳印心裡不是滋味,那句「我知道!」依然在耳邊縈繞,大個子也不明白小不點到底是愛他還是不愛。可是果斷的大個子終於鼓起勇氣,踩著小不點的腳印,一路風風火火的追過去,還不忘記喊著那句:「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這裡所有擁有生命的景物都看著他們,默默祝福這一對處於邊緣的人們。可惜的是大個子並沒有追上小不點,也許是大個子人太高又有些肥,或者是大個子太粗心讓小不點給丟了呢?小不點聽見後面大個子的熱烈的表白,心中如同熊熊烈火在燃燒,她手足無措,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讓大個子給追上。小不點很聰明,繞進她兒時與大個子一起玩耍的小弄堂。當她躲在胡同的牆角後看著追得氣喘吁吁的大個子一邊抹著汗還在奮力追趕她的時候,小不點哭了,哭得很傷心,很難過。當時,她便有一種衝動要告訴大個子讓他別追了。可小不點還是沒有從牆角後面出來,眼睜睜地看著焦急萬分的大個子從那裡經過。 見大個子離開了,小不點從胡同裡繞了出去,回到了家,她回到家裡的時候外面下起了小雨。望了望安靜地躺在書桌前的電話,心想: 不知道,大個子沒追上我會怎麼樣,現在都下雨,他應該也回家了吧。他該不會打電話給我吧?。。。。。。 於是,小不點像一隻徘徊不前的小鳥,在臥室裡踱著步,最後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才決定把電話線拔了。可是當她剛躺在床上,有擔心起大個子。擔心他會不會傷心、難過。 其實,大個子和小不點從小就是玩到大的,就是人們常說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小不點因為人小,所以老是被別的孩子欺負,大個子看不過去,就為小不點強出頭,成了小不點的護花使者。可等小不點上中學,依然還是個小個子,瘦細纖弱的,就像一隻精緻可愛的袖珍花瓶。於是小不點的綽號就這樣一直流傳了下去。可是大個子呢,到了中學則是噌噌噌的往上長,而且是個魁梧的小帥伙。結果這對兒時的玩伴卻相差30來公分,不過大個子卻發現自己已經深深地愛上了小不點,雖然小不點人小,可心地善良;雖然小不點人小,可是她活潑可愛,全身上下充滿了無限的青春活力。大個子的愛已經達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連他自己也無法解釋。這樣的愛已經持續了很久,直到他們各自考進了大學,大個子才鼓起勇氣對自己心愛的人說出自己的感覺。然而,小不點也是個聰明伶俐的,她又怎麼會不曉得大個子的心意呢?可是小不點總覺得自己個子小和大個子站在一起絲毫不瞪對,所以就老躲著大個子。但大家都是鄰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小不點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逃、逃、逃。。。。。。 小不點躺在柔軟的床上絲毫沒有什麼睡意,她心裡依然掛念著大個子。其實小不點心裡有大個子,只是她不敢承認罷了。這一夜她輾轉反側,聽著簾外雨潺潺的雨聲,腦海中所出現的全是大個子的身影。第二天早晨,睡不著的小不點很早就起了床,她打開窗戶有意識地望過去,對面的窗戶緊緊地閉著,那半掩著的窗簾悠悠地拖到靠著窗戶的寫字檯上,寫字檯的主人是大個子。小不點心想:有多少個春秋我們站在窗前,說著學校裡的見聞,一起背誦單詞,一起念著美麗的小故事共同回味。可是今天,大個子你又在哪裡?在哪裡? 心中的百感交織在一塊,心裡的酸楚也隱隱作痛。小不點依然望著那窗戶,心裡既期望著主人的出現,又擔心他的出現會讓自己而尷尬。伴隨著一陣咳嗽聲,窗戶悠悠地開了,還發出「吱吱」的聲響。臉色蒼白的大個子站在窗前看見小不點,臉色微微紅起。小不點自然是尷尬萬分,慌忙地伸手就要關自家的窗戶。大個子咳了幾聲用沙啞的聲音問道:「你昨天跑哪兒了?」 小不點的手立刻縮了回去,低著頭不回答。接著又是幾聲劇烈的咳嗽聲,大個子又問道:「你到底去了哪裡?」 這聲音越發低沉,更含有悲涼的味道。小不點喃喃地說: 「我。。。。。。我 。。。。。。轉進了小時後一起玩的胡同,逕直回家了。」 大個子也沉著臉,許久才自言自語道:「我真傻,怎麼沒到小胡同裡去看看呢?」 小不點看見大個子咳嗽不停便十分關切地問:「你這是怎麼了?病了嗎?」 大個子微微一笑,頗有苦中作樂的感覺。 「昨天淋了雨。這不,發燒了。」 小不點明白大個子是為了自己而病的,眼中流露的是無限的悔恨。可是她的心也是心如刀攪。 大個子又說:「你為什麼要逃跑。」 小不點微微泛紅的眼睛望了一下憔悴的大個子,略帶憤恨地說:「我不逃又該怎麼辦?」 大個子長吁一口氣,自言道:「你不逃又怎麼辦?你不逃又怎麼辦?可是我愛你!我愛你!」 小不點哭了,心裡只默念著:我知道。 「可是我們不可能在一起。」 大個子暗淡的眼睛突然發出了光芒,「為什麼?」 「你我相差太多,你應該找個比我好,比我合適的。」 大個子聽了這樣的話,竟然歇斯底里地狂笑起來。 「難道就因為那討厭的身高差距,你就要把我活生生地CANCEL掉嗎?」 「不!我。。。。。。我。。。。。。」 大個子的臉漲得通紅,問道:「你到底愛我嗎?」 「我。。。。。。你不要問我。我要關窗了。」 「小不點,你能不能不要逃避。你關了窗我就架木板爬過來。」 小不點驚異地看著大個子堅毅的臉孔,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你瘋了啊!從這裡摔下去可是會出事情的啊!」 大個子冷冷一笑,說:「你知道我什麼都做得出來。只要讓你不去逃避,我什麼事都做的出。」 小不點強忍著淚珠兒,依舊關上了窗,只期望大個子可千萬別真的爬進來。大個子是個言而有信的人,他利馬架上木板順勢要爬過來。樓下的阿姨問大個子這是幹嘛,他則依然我行我速的,弄得很多人好奇的人前來圍觀。這一場轟轟烈烈的求愛顯得有些神話,可是大個子他為爭取愛的方式的確是讓躲在窗戶裡邊的小不點所感動。小不點最終還是一把拉住在半空中搖搖晃晃的大個子,他們緊緊相擁在一起。天空中永遠迴盪著那句對白: 「我愛你!」 「我知道!」 「我愛你!」 「我知道!」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和朋友一起上街,順便到一個雜誌亭買一本雜誌。身上沒帶零錢,就將一張50元遞了進去。不一會,一堆零錢帶著憤怒的情緒啪的一聲扔到我面前。我若無其事地將零錢收起來。朋友說:他這樣做是對人的不尊重。我說:我早已習慣了。   確實習慣了——對惡劣的服務態度不生氣,不爭辯,不拒絕,聽之任之,逆來順受。   忽然覺得這習慣很可怕,原來你的不被尊重是你的不要求造成的。結果,你習慣了,別人也習慣了。   更可怕的是:我竟然為沒帶零錢羞愧。

Next